[乱伦][作者:不详][完结]

乱伦--------------------------------------------------------------------------------  我的小名,名唤筱蝶,从小我就是镇上最受欢迎的小女孩,长大后身材逐渐变的曼妙,我的发育算是非常良好,有修长而匀称的双腿、有纤细的小蛮腰、C罩杯的迷人双峰,再加上长长乌黑的秀发,艳丽绝俗的脸庞,明媚动人的双眼,搭配高耸秀气的琼鼻,一成串的优点,构照出完美的女人。  我的母亲陈瑶琴,年四十有余,虽为中年美妇,但身材恍如正值豆蔻年华,少女般的身材,在镇上是公认的美妇,虽然前年丧耦,但追求的人络绎不绝,但一向高傲的母亲从不正眼看这些追求者。  一日走在乡间小路,由于地属偏僻,人烟稀少,所以我刻意的加快脚步行走,突然由路旁闪出三人,为首的是当地首富的儿子,是本地出了名的大流氓,名唤黄清标,此人年纪与母亲相当,一直以来对我母女两虎视眈眈。惊见三人一脸淫邪,我颤抖的说:「你……你们……想干嘛!……」边说边退。  黄清标奸笑的说:「筱蝶,怎幺今天一个人,要不要我们哥门陪妳快乐快乐啊.哈哈哈……」黄清标一面说着,一边向我逼近。  正当我要开口驳斥时,另外两名男子突然冲上来紧紧抓住我的手,一人绕到身后紧抱着我的腰,我奋力的扭动身体挣扎,试图摆脱,但柔弱的我怎抵的过两个孔武有力的男子,此时黄清标走到我面前,一手抓住我的下巴淫笑的说:「筱蝶,呵呵!真没想到妳越来越漂亮……」  接着一只大手掌抓着我的乳房,我急的流泪哀求,但,我的哀求非但没作用,反而更加刺激他们的兽慾,两人将我强行拖到草丛里,黄清标见我被推倒在草地上,连忙解开裤头露出怒挺的肉棒,初见男根让我更加害怕,一股不祥的预兆让我不禁失声哭出,接着我的内裤被强行脱去,怒挺的肉棒顶着「花径未曾缘客扫」的穴口,眼看就要强渡关山,突然平地一声雷……住手!  一个年约近三十的男子走来,黄清标三人立刻舍弃我,其中一人开口威吓:「臭小子,看你的模样应是外地人,我劝你少惹闲事,不然等会要你好看。」那名男子怒斥他们:「光天化日之下,竟敢强抢民女,难道你们眼中没有王法吗?」,话刚说完,三人同时攻击那名男子,但那名男子身手矫健,一个正拳攻击将一名男子打倒在地,接着又一个迴旋踢,踢中另一名歹徒的小腹,黄清标看情形不对,立刻退后几步,跟着招呼两名同伙一起逃走,临走时还不忘放话:「臭小子,有种就别离开,等着瞧。」  我趁他们打斗时,悄悄的把被脱去的内裤穿上,并且整装完毕,那男子打发他们后,转头对我说:「小姐,妳没事吧!」我点点头,用满是感激的口吻向他道谢:「先生,谢谢你救了我,要不是你我……」他笑笑的说:「举手之劳,没什幺别挂既在心,对了,小姐妳门镇上有好一点的旅馆吗?我刚到妳门这,正想找一处地方住宿。」  我说:「先生,你如果不介意,我家有多余的房间,请到我家作客,让我寮表谢意好吗?」我诚恳邀请他,眼神中充满期盼。  他笑笑说:「这样方便吗?如果方便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  在回家的路上,我们肩并肩走着,彼此互相介绍自己,原来,他的名字叫做忠翰,是一位跆拳道的教练,原本来这里是要找父亲的,没想到中途遇见我被歹徒欺负,我好奇的问他要找的人叫什幺名字,一听之下,原来他要找的人竟然是我过世的父亲,当他知道我是他父亲的女儿,非但大吃一惊,却也有些沮丧。吃惊的是,要找的人的女儿竟是如此貌美,沮丧的是,我跟他竟是同父异母,而他要找的人已然往生,一路上我们边走边聊,不一会到了我家,母亲见我带一名陌生男子回家,讶异的问:「筱蝶,这位是?」我赶紧介绍:「吗,他叫忠翰」,接着我将今天发生的事情,以及我跟他谈话的内容,据实告诉母亲。  母亲得知来人竟是父亲前妻的儿子,又是救我免于被辱的恩人,当然高兴的邀请他一起用餐,并且,让他在我家住,由于忠翰原本就是要找父亲,一方面是他母亲临终托付,一方面自己也想远离尘嚣,所以很自然的就在我家长住下来,原本我一直将他当作是大哥哥看待,但相处久了,难免日久生情,爱苗滋长,一日下午,我见他一人在客厅看书,正当无聊,突发奇想邀请他一起去看电影。  萤幕上的影片演到激情处,让我不禁脸红心跳,假意专心看着萤光幕,实则用眼睛余光偷偷看着忠翰,正巧瞄到他侧过头看我,接着他伸出厚实的大手握着我,顿时,令我脸红不已,纤细的小手象征性的回抽一下,但他似乎无意让我抽手,所以仍然紧握我的手,且在我的耳边轻声细语,接着大手放开我的小手,开始在我的大腿上来回的游离,甚至于几度欲闯关深入短裙内,毕竟在公共场合,所以我连番阻碍让他未能得逞,忠翰见我颇为衿持,于是舍弃手上的攻势,转而伸出舌尖,趁着戏院昏暗的光线下,在我的耳边周遭,耳垂、耳背、耳窝,不断的进行零星的舔弄,我被逗的呼吸急促,眼神中充满了慾火,下体无法克制的渗出淫水,我激动的献出鲜红欲滴的娇吻,当四唇碰触后,彼此都伸出舌尖纠缠,并在对方的口中翻滚着,时而吸吮对方的舌尖,正当我沈醉在热吻中,一只手已经悄悄深入短裙,当我惊觉时,手指头已经压在阴蒂的位置上,隔着内裤,用指甲尖刮着阴蒂,我舒服的低吟,并提臀让手指更确实的接触阴蒂,随着手指的挑逗,我的身体开始颤抖,皮肤上开始起疙瘩,一股浓稠的阴精忍不住流出,我无力的将头部靠在他肩上,并要求他带我回家,因为身穿湿透的内裤很不好受。  在回家的路上,我一直是低着头走路,脸红的不敢直视他,任由他牵着冰冷的手掌,虽然我知道我跟他这段感情是不应该的,但感情的事情却是如此微妙,越是不行,越是矛盾,却越是刺激,走到半路我忍不住问他:「哥,我们这样似乎不太好,礼教难容,别这样好吗?我们现在回头还来得及。」说着,正想将手抽回,但他却一点也不放松。  突然他叹了一口气说:「妹,我也知道这是不对的,但,人非草木,从第一眼见到你,你的倩影就深深的烙映在我心里,几次夜里我克制着自己不去想你,但,每当你出现在我眼前时,我总有一股冲动想将你抱在怀里,妹,只要我们彼此相爱,又何必在乎尘世的眼光,只要我们不去妨害到他人难道不行吗?」忠翰一边说,一边用深情的眼眸注视着我。  一番听似有里却又无理的论调,让我不禁徬徨,心里很想认同他,但礼教思想早已根深蒂固,让我不敢逾越。漫漫长路终有尽头,眼看就快到家门口,我赶紧收回被他紧握住的手,进入家中并未看见母亲,于是转而走向母亲的房间,推开房门仔细端详确定没人,正想转身回房,却被哥哥从后面拦腰紧抱,他将我抱入母亲的房间,接着将我推倒在床,我哀求着说:「哥,不要……你……不……不可以……」话没说完,一张温热的双唇压上我的红唇,跟着湿滑的舌尖拼命的想顶开我的贝齿,我一再的闪躲,但最终还是屈服在他的烈火红唇下,渐渐的松开贝齿并且主动的迎合,双手还抱着他的后脑,我们像两团火,彼此燃烧着,刹那间我被脱得一丝不挂,寸缕无存。一对白晰滑腻的乳房被他的大手笼罩着,他充满热力的手,揉戳着我的乳房,并不时的揉捏奶头,此时此刻,我早已春情荡漾,嘴角含春,慾望如潮水般的氾滥。  他的舌尖顺势而下,将我的奶头含入口中吮吸,时而轻舔,时而轻咬,舌尖不时的舔绕着乳晕,此时我的下体已经渗出不少淫水,甚至床单都湿了一小片。舌尖离开奶头后,顺着身体的曲线,似有若无的在肌肤上轻轻扫过,又酥又痒的感觉,让我忍不住打冷颤,小腹不断的抖动,似乎快抽筋,我忍不住娇喘连连,呼吸变得异常急促,喉间不断的发出诱人的低吟。  当舌尖滑到阴部时,我摒气以待,双腿微微用力紧合,但最后不敌哥哥的双手,我的双腿被掰开,整个阴部毫无遮掩的暴露在他眼前,我羞的无地自容,侧着脸,双手紧抓着锦被,神经绷的紧紧的。突然感觉一股热气吹袭着阴蒂,低头一看,原来他的鼻子轻触着阴蒂,热气原来是来至于鼻息,我的身体立时竖起疙瘩,接着感觉到一条又湿、又滑、又热的舌头,在我的阴唇周遭来回的舔着,并不时的舔着穴缝,舌尖由穴缝下沿,由下往上回舔,桃源洞口早已氾滥成灾,阴毛早已被沾湿,当舌尖探入阴道时,我忍不住提臀迎合,舌尖在穴壁上,左撞右触,我激情的的哀求:「哥,给我…小……妹……不管了……我……要你……快给我……」。  哥哥听我哀求后,立刻迅速的除去身上的衣物,露出一根雄伟的男根,又粗、又长的肉棒,硕大的龟头有如香菇头,我一见粗大的肉棒,非但没有任何恐惧,甚至于主动握在手中,引领着哥哥的肉棒来到穴口,当哥哥身体往下一沉,龟头立刻冲开两片阴唇,一股撕裂的痛楚,立刻让我忍不住叫了出来:「啊……痛……好痛……哥……呜呜……轻……点……慢一点……妹妹快痛死了……」,哥哥爱怜的亲吻我的脸颊,下体按兵不动,柔情的安慰着我,直到痛楚稍些,下体开始有些酥痒,忍不住臀部上提,哥哥见我开始心动,于是肉棒开始往下抽送,龟头冲破处女膜,直顶到花心,我忍不住倒吸一口气,当我深深的吐出一口气后,肉棒开始猛烈的抽插,阴道里的处女血水伴随着淫水,不时的被带出阴道,整个床单被染成鲜红,肉棒勇猛的抽插下,毫不怜香惜玉顶撞,下体不断得传出肉棒插入后,阴囊拍打小屁屁的声音『啪!啪!』,我忍不住发出浪吟:  「哥……哥……重……一点……啊……啊……用……力……抽插……」  「妹……妹……好……痒……痒……死……啦……好……舒服……」  「哥……用力……干……干我……妹……要让……让你干……好棒……好爱你……」  「快……妹……妹的嫩穴……快被……被你……干……干穿了……呜呜……」  「哥……妹……妹要……顶……顶不住了……啊啊……啊啊啊……死……死了」  在我狂乱的浪叫下,我首先达到高潮,高潮时阴道不断的收缩,一股强劲的吸力,迫使他射出滚烫的精液,他无力的趴在我身上,与我一起调息急促的呼吸,我两恩爱的拥抱着,直到气息调匀后,肉棒萎缩滑出阴道,一股阴精、精液混着血水顺势流出体外,正要爬离我的身体时,突然门被推开,母亲看我们两人全身赤裸,顿时不知该说什幺?而我惊慌的拾起衣物赶紧穿上,母亲气呼呼的甩门而出,哥哥赶紧穿好衣服,我们两人胆战心惊的走到客厅面对母亲,哥哥首先跪下说:「阿姨,对不起!我是真的喜欢筱蝶……我……」说到这哥哥开始结巴,再也说不下去。  母亲流着泪,脸色铁青的说:「你难道不知道这是乱伦吗?你们是同父异母啊!你怎幺面对世人的眼光,何况这是法所不容。」  我也跟着跪在母亲跟前道:「妈,对不起!我真的很难克制自己不去爱哥哥,请你别在责备哥哥了好吗?」说着忍不住为这段兄妹恋情感到悲观,不禁,掬下眼泪。  不知隔了多久,母亲轻轻叹了一口气,唉……真是作孽,既然事情都已经发生了,我也只好默认,但是绝对不准你门生养,免得祸遗子孙,对外你门仍以兄妹相称,在家嘛!就尽量避免在我眼前上演乱伦吧!说完头也不回的走回房间,不久看着母亲拿着沾满血迹的床单去阳台,我跟哥哥两人相互的看了一眼,彼此吐出舌头,互做鬼脸,甜蜜的亲吻一下,两人各自回到房间。  对于母亲的默许,一则喜,一则忧。喜的是,能够跟心爱的人永远在一起。忧的是,我们不能光明正大的称夫妻,更加不得生养,这幺一来林家的香火就在我们这里断了,。然而哥哥并不在意能否香火继承,只要两人能够永远在一起就满足了。  自从我的身体为哥哥所占有后,第二天起,哥哥索性每晚都在我房间睡。今晚我穿着一席透明的薄纱,里面除了性感的蕾丝内裤外,里面空无一物。我们在睡前喝了些红酒,在酒精的刺激下,两人对于「性」特别渴望,哥哥搂着我的腰,双唇顺着柔细的长发一路吻着,我双手勾抱着他的颈部,他的唇慢慢吻上了我嫣红的红唇,仰起脸任由哥哥的唇、舌尖在我的唇内探索和挑逗。原本放在腰部的手,不知何时滑落到我的玉臀,在我的臀部上又揉又捏,我的呼吸声逐渐的变得短而急促,胸前一对粉乳如波浪般的起伏不定,并且磨蹭着结实的胸膛。  我的下体开始感觉到一根火热粗壮的铁棍,紧紧顶着我的阴部,我忍不住扭动臀部,让阴部主动的迎合,摩擦着肉棒,在哥哥的热吻和揉弄下,我逐渐忘却了害羞,阴部因摩擦肉棒,粘溜溜的淫水,开始慢慢如泉水涌出,一汨一汨的涌到洞口,薄纱里面的内裤已经湿透,连阴毛都被沾湿。在哥哥的揉弄下,我开始不停的浪叫着:「啊……哥哥……哦……哥……好痒呀……哦……嗯…妹…受不了……」。  哥哥听我开始浪吟后,迅速的将我身上的衣物除去,顺势将我推倒在床沿,跟着除去自己的衣物,手扶着怒挺的肉棒,用两根手指撑开我的阴唇,然后屁股一挺,肉棒藉着肉壁四周滑润的淫水滑了进去,龟头直顶穴心,我忍不住,眉头一皱,口中轻呼:「哦……嗯……好……胀呀……哥…哥……好粗……妹……好舒服……嗯嗯……」他将龟头抵着穴心不动,开始摇摆臀部,让龟头在穴心上研磨,我被磨的心神俱醉,意乱情迷,快感一波一波的来临,此时再也不忌讳是否母亲会听见,我放荡的摆动臀部口中发出淫叫:「哦……哥哥……美死了……我……好舒……服……哦……哥哥……你……你的肉棒磨的妹妹好痒好麻嗯嗯……就尽量干……干妹妹吧……求你……我……我要……给……」  在我淫荡的哀求下,哥哥开始抽动肉棒,肉棒一下比一下重,速度一次比一次快,一边干着我的浪穴,一面低头将我的乳头含在口中吮吸,我被干的有如窑子里的妓女,放浪的程度绝非母亲所能想像。  「好舒服……哥哥……啊……哥哥……啊……我的……小穴……」  「嗳呀……哥……哥……妹妹……快……快要……美死了……嗯……嗯……」  「嗯……重……再重一点……哥哥……嗯……嗳哟……美死我……」  「再重……再重一点……哥哥……妹妹的淫……水出来了……」  「哥哥……喔……你真会干……嗯……好舒服……我要洩了……喔……」  在猛烈的插干下,我的双腿抖了又抖,收紧又伸直,两臂一松,子宫里一缩一放,一股炽热浓稠的阴精,从子宫深处冒了出来。这时哥哥大叫一声:「妹妹….我…啊啊…」赶紧拔出肉棒,用右手迅速的套弄,一股男精从龟头上的马口喷发出来后,哥哥将身体往上挪动,将肉棒置于我的唇前,示意要我为他清理,我毫不犹豫的张开小嘴,将肉棒含入口中吮吸,舌尖在龟头上搅动、舔弄,直到肉棒完全萎缩,吞入时鼻子碰触到他的阴毛时,这才慢慢吐出肉棒,拉着他躺在床上,脸部靠在他的胸膛上,享受激情过后的余温。  在寂静的夜晚,隐约听到母亲在隔壁房间,发出不规律的呼吸,我想或许是刚刚我太过于激情,以致于触发母亲潜在的慾望,我在哥哥的胸膛轻拍一下,脸红的埋怨:「哥,都是你拉!把人家干的失魂落魄,害人家忍不住叫了那幺大声,这下全都让妈妈听在耳里,你看该如何是好?」  哥哥笑着说:「那下次我们动作轻点,不然姨娘情何以堪。」说完紧紧的把我抱着。  隔日一大早,哥哥出门办事,家中就留下我跟妈妈,突然间门铃大作,我上前开门,一开门就看到黄清标等人站在门口,我赶紧要将大门关上,但为时已晚,他的一只脚卡着门缝,接着用力推开大门,另一人接着在我即将喊叫时,用一条沾满药物的手帕摀住我的鼻子,药味一入鼻后,我立刻不省人事。  妈妈见我开门许久未归,疑惑的前来探视,当他看到我落入坏人手里时,忍不住大叫:「你们想干嘛,还不快放了我女儿。」  黄清标坏笑得问:「那个臭小子现在在哪?叫他给我滚出来。」  母亲气愤的说:「他不在家,你快把我女儿给放了。」  母亲话刚说完,另一名歹徒持刀上前,锋利无比的刀口抵着母亲的脖子,我们两人被强押到客厅,我的双手被反绑,黄清标问母亲:「那个臭小子是你什幺人,你最好老实说,要不然别怪我不客气。」话一说完,一只大手紧紧握着妈妈乳房,母亲一边挣扎,一边回话:「你放手,他是我先生前妻的儿子…你放手啊你……」黄清标听了之后大笑,哈哈哈,原来筱蝶是他同父异母的妹妹,那好,我现在就来干他妹妹的妈妈。」说完立刻抓住妈妈的领口用力一撕,妈妈的衣服被撕开,露出黑色的蕾丝胸罩,包裹着一对白晰无暇的美乳,我正巧醒来,看到妈妈狼狈不堪的样子,我哀求着他们放过我们母女,但他们非但不为所动,甚至于出言威吓:「筱蝶,妳别紧急,等干了妳妈妈之后,马上就轮到你了,哈哈哈。」  黄清标用粗鲁而迅速的动作,将妈妈扒的一丝不挂,两名歹徒抓住母亲的双手,黄清标拉下拉链,将早已勃起的肉棒拉出,双手分开母亲的双腿,龟头对准穴口,正要沉腰插入时,哥哥冲出,挥拳打在黄清标的后腰眼上,他痛的赶紧闪开,此刻母亲的阴部正大开门户面对哥哥,哥哥看了一时傻眼,黄清标见状立刻一拳打在哥哥的肚子上,哥哥痛的弯腰捧腹,跟着一把刀架在他的脖子上,黄清标奸笑的说:「臭小子,干破坏大爷的好事,嘿嘿!刚刚看你阿姨的烂屄,你似乎很想品尝一下对吧!」  哥哥行动被受到限制,但仍气愤的说:「无耻小人,欺负两个弱女子算什幺好汉,有种放开我,让我跟你较量较量。」  黄清标说:「小子,你阿姨的烂屄现在正痒的很,快点爬过来帮她舔舔,敢不听话我先杀了你妹妹。」  哥哥一直犹豫不决,但看刀锋慢慢砍入我的肌肤,母亲急着大叫:「不要……求你们不要……不要伤害我女儿……饶了我女吧!」跟着转头对哥哥说:「忠翰,你……你……救……救……你妹妹吧!……呜呜……」歹徒在一旁吆喝催促,哥哥无奈的跪在地上,慢慢的爬向母亲的浪穴,看着母亲浓密的阴毛,再抬头看着泪流满面的母亲,母亲闭上眼睛点点头,分开粉嫩的双腿,原本被阴毛遮掩住的阴部顿时门户大开,羞的脸上红晕大起,哥哥小心翼翼的伸出舌尖,在两片阴唇上来回的舔着,并不时的将舌尖探入阴道抖动,母亲由原本的羞怯转而需求,臀部不时的随着舌头而摆动迎送,当两名歹徒放开妈妈的手时,妈妈兴奋的紧抱着哥哥的头,臀部往上顶着嘴吧,喉间开始忘情的发出淫叫:  「哦……好……酸……好麻……忠翰……阿姨……被你……嗯嗯……啊……舔……舔到……哦哦……快……用力……再……舔……深一点……哦哦……我要……高潮……嗯嗯……魂要飞了……阿阿……」  妈妈兴奋的将阴精排放在哥哥的嘴里,接着歹徒命令哥哥将肉棒插入已完成确实的乱伦,哥哥无奈的脱下裤子,露出精壮勇猛的肉棒,颤抖的手扶着肉棒,龟头顶着淫水氾滥的穴口,在母亲的示意下,挺腰下沈,龟头冲开两片红嫩的阴唇,破唇而入直顶穴心,母亲惊呼一声,开始承受大肉棒的抽插,刚开始还含蓄的低哼,当肉棒抽插的速度加快,力道加重,母亲开始浪放的淫声浪语:  「啊……好美……好美……哼……哼……美死我了……用力插吧……快……快用力……啊……好久没被……干了……啊……啊……干我……干我……用力……嗯……啊……插我的…小穴快被插烂了……嗯嗯……」  哥哥听母亲浪叫,也开始肆无忌惮的抽插,并且揉戳妈妈的乳房,情绪完全投入,全然不像是被迫,母亲高潮将至大声浪叫:  「唔……嗯……啊呀……噢……你……插……插吧……用力……狠命一点……啊……要死……死了……你插穿……我……的……小……穴……了……舒……服……死……了啦……快……快别停……让我……飞……天用……用……用力干……姨娘要死了啊啊啊……」  在母亲高潮后不久哥哥接着发出低哼:「姨娘,我……啊啊啊……射……了……嗯嗯……」  哥哥射精后,立刻拔出肉棒,黄清标笑着说:「臭小子。很爽吧!要不是我作媒,你可没机会干到你姨娘这幺骚的浪屄,呵呵现在看我怎幺干她。」,当黄清标得意忘形之际,掏出肉棒欲对准母亲的穴口时,其余两名歹徒也正专心的看着这一幕,哥哥趁机发难,一个手刀劈在黄清标的脖子,顿时使他昏倒在地,另外两名见状欲抵抗,但哥哥很快的身体一恭,一个侧踢将那名歹徒踢倒在地,跟着再以大幅度的迴旋踢,将另一名歹徒的脸颊踢的红通通的,趁三人倒地不起,赶紧从酒柜下抽屉取出透明胶带,将三人的手分别的黏上,然后打电话报警。  妈妈含羞带却的穿上衣服,泪流满面的冲回房间,哥哥穿好衣服后立刻将我松绑,亲眼目睹哥哥的肉棒插入母亲的穴里,一时间我还无法接受,但当时的情况实属不得已,哥哥要我上楼去陪母亲,他在楼下等警察。我进入母亲的房间时,看到母亲趴在床上抽泣,我上前安慰母亲:「妈,您别哭了,事情都过去了,我……」  母亲回头哭着说:「忠翰算来也是我的孩子,虽然不是我亲生的,但毕竟是妳爸爸的骨肉,而且,妳已经跟他发生不伦之恋,如今连我这个母亲也……呜呜……」说完母亲在一次趴在床上,将头埋在枕头里,羞愧不已。  我提起勇气的说:「妈,这两年也辛苦妳了,妳还年轻,身材还是那幺棒,往后的日子还那幺长,不如……不如……妈妳也作哥哥的妻子好吗?只要我们三人不说,没有人知道,我们一样可以过着快乐的日子,享受人生。」妈妈听完我的话,抬头惊讶的看着我,而我没有多说,仅是点点头,母亲的眼神,由刚开始的严厉转而变成哀怨,宛如小媳妇似的。  母亲羞怯的说:「可是,这样怎幺对的起妳死去的父亲,他生前对我那幺好。」  我搭着她的肩膀说:「妈,爸爸很爱妳,我相信他也不希望妳孤寂一生,他也希望妳快乐的活下去,如果忠翰哥能让妳快乐,我相信爸爸在天之灵也会感到欣慰。」母亲听完我的话之后,一阵红晕充斥着姣好的脸庞,连同白晰的脖子也红透了。  片刻之后,哥哥在门外敲门,我征询母亲的同意上前开门,我在哥哥的耳边低声诉说刚刚跟母亲的谈话内容,哥哥听了瞪大眼睛,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接着我要哥哥上前去安慰母亲,说完我就先行离去,让他们两人独处。  哥哥坐在床沿低声的呼唤:「姨娘,对不起!我不该侵犯你的清白,但当时情形实属难处,如果我不……不……他们就会砍杀筱蝶,所以我……」妈妈听他说不下去,忙着帮解释:  「忠翰,姨娘不怪妳,只是妳跟筱蝶已经是不伦了,如今再加上我…姨娘都那幺老了……那……你会不会嫌姨娘淫荡……」妈妈说完这句话,羞的脸红像一块大红布。  哥哥说:「姨娘,妳一点都不老,妳跟筱蝶站在一起简直就像姊妹,诚如筱蝶所说的「只要我们不说没人知道我们的关系,如果妳不放心,我们可以搬到别处,一处无人认识我们的地方,重新过我们的生活好吗?」妈妈听完喜玫玫的点头。  哥哥看妈妈羞怯的样子,忍不住将她轻轻按在床上,伸手解开她的衣物,握着她那高挺的玉乳,以熟练的技巧,在她周身性感的地方,玩弄挑逗,妈妈经过哥哥的挑逗后,呼吸变的急促,臀部不时的频频扭动,眼睛放出那媚人的异彩,唇热如火,性感非常,双腿不自觉得张开穴儿,桃源蜜穴,春水氾滥,喉间不断的发出荡人心神的呻吟。哥哥见母亲动情于是热情的吻她的香唇,母亲也伸出舌头热情的回应,彼此互相纠缠,哥哥一边吻,一边将火热大肉棒对准穴口,顺势「噗吱!」一声,直抵花心,整根粗大的肉棒插入后,母亲感觉阴道里异常肿胀,但却舒服的倒吸一口气,久久才吐出长长的一口气。  肉棒插入后开始猛烈的抽插,母亲被干的浪语脱口而出:「哦……好棒……忠翰姨娘快被你插死……插起……起来真……妙……嗯……真舒服…… 嗯嗯……哼……快……快用力……再深一点……插死我……插死我……好……好痛快……嗯……用力……插吧……插到花心去……啊……嗯……我……我要丢……要丢了……啊啊啊……」   高潮过后,母亲无力的喘息着,但哥哥仍然不改抽插的力道与速度,母亲看哥哥意犹未尽,于是暗中使力,子宫深处一缩一吸的紧咬住肉棒,哥哥大叫一声,骤觉一阵快感传遍全身,加快速度做最后冲刺。  「姨娘,啊啊……我……要射……射了……哦……」  一股滚烫的经液射入母亲的穴心里,母亲忍不住颤抖,全身无力的瘫在床上紧紧的抱着哥哥结实的身体。  此后,我们搬离该镇,来到一处全无人认识的地方,白天我是哥哥的妹妹,到了晚上变成哥哥的老婆,而妈妈白天是高贵娴淑的女人,晚上变成淫荡的母狗,在床上母亲总是喜欢趴着像只母狗似的,任由哥哥干她。甚至于经常三人同床,淫叫声此起彼落,还好我们是住在山上别墅里,一大片的山地都是私人土地,就这样过着「性」福美满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