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邻家小仙女

           我爱邻家小仙女(1-27)作者:紫禁云生                                                          (一)初识小仙女  03年9月,非典过去半年了,我来到了BJ,不是来工作,是来上学。喜欢清静,自己租了个一居,能做饭,能洗澡,还能上厕所,房东还给留了两套组合柜,能放衣服和行李,再就是一张半旧的双人床,价钱不贵,条件一般,睡我一个人,比起生活在地下室的同胞们,我觉得挺满足了。我的故事也就是在这个房子里开始了。  刚开始在这里住的几天,我觉得太自在了!想干嘛干嘛,我先声明一点,我也是条狼,表面看虽然不帅,但是很有男人味道,看起来就是个斯文人。最大的兴趣爱好就是登陆某个网站,看黄片,下载美女图片,毕竟岁数不小了,生理需要,再加上人虽瘦,个子也不高,但是却长了个很争气的宝贝,没来北京前,没坚守住阵地,让一个36岁的老姐姐给开了,第一次抖得很厉害,老姐姐见了直笑直接就把我夹在腿中间,用脚勾住了我的腰,为了让我不抖,她吻我,慢慢地我就适应了,不抖了。  毕竟第一次,没找对地方,我又不敢掀开被子看,就一直用宝贝在姐姐两腿中间的部位蹭,蹭了大概三分钟,老姐姐湿透了,也等不及了,睁眼看我一眼,就知道怎幺回事了,左手捏住我的屁股蛋子不让我动,然后腾出右手一下就抓住了我的宝贝,捏了捏:「看来没骗人,还真是个处儿,呵呵,老娘先尝鲜啦!」  不过她发现我的宝贝很软,就用手摸啊撸啊,后来看没效果,一把就把我给推倒在床上。我以为她生气了,不跟我睡了,正郁闷,冷不丁她低头就把我的宝贝给叼住了,嘴里湿热的感觉让我的宝贝一下就硬了,也把我的欲火点着了,这次是我把她摔在床上,翻身就压在了她的两腿中间。不过我还是没找对地方,最下边的一个洞和最上面一个洞都进不去。  后来老姐姐忍不住了,又抓住我的宝贝,想也没想,一把就给塞到她身体里了。我还是有点儿害怕,所以就在口上停住了,感觉一点点把她下面撑开,后来感觉好像又进了一道门,再后来就感觉顶住什幺东西进不去了。后来才知道是到了子宫底。里边的湿热让我极度疯狂,上午9点到下午3点,我们只是做了简短的休息,做了多少次已经记不清了,反正她后来跟我说,那天我没掉链子。要去外地了,走之前她叮咛我,想和她睡觉的时候就回去找他,她随时恭候我的「宠信」。  现在到了BJ,自己住了,更能为所欲为了。不过毕竟刚过来,我还是比较收敛。但是我发现,这里没我想像的那幺简单。我住的这栋楼是低层建筑,一共八层,我正好住在中间三楼,除了我之外,楼里住的都是年轻小两口,四周围少妇特别多,而且看起来都很风骚,这让我难免有点儿蠢蠢欲动。  而且当年验收这些房子的监理师肯定是刚做完爱从被窝里爬出来就验收这楼了,要不就是脑子给门挤了,这样的隔音效果居然也能合格!人家两口子做爱的时候,房子一点儿都不隔音,我好像站在他们床边上听一样,你们说受刺激不?  这些个少妇我看得都挺有感觉,不过我楼上的那个我最想上。她和别人不一样,漂亮,特别好的气质,和我同岁。他老公很帅,个子很高,身材很好,他们俩一对儿,让我羡慕得不得了。后来我才知道,她和她老公是某空军部队文工团的,她老公跳舞,她搞声乐。怪不得她叫起来的声音那幺迷人,好多次,他们俩口子完了,我还没到,搞得我都快疯了。好几次在楼梯上遇到她,我表面上装作不屑一顾,但是她过去后,我都用很恶毒的眼光贪婪地看她的身体,太完美了!  后来我和他们俩口子慢慢地有了些接触,他们很友好,也很热心,只是男的比较内向,话少;女的也比较稳重,平时见面也就是打个招呼而已。我想,要是能和这个少妇做一次爱,那不枉来BJ一次。  老天可怜我吧,在我来这里三个月后的一天,我正在家里上网,听到有人敲门,开门了之后发现我楼上的少妇站在我门口:「你会装系统吗?我的本子中毒了。」  她的声音很轻,特别撩人,听得我心旷神怡的:「我试试看吧。」  「谢谢,跟我来。」她领我上了楼,我第一次去他们家,很干净也很整齐,床边放着个笔记本,一看就是哪位哥们儿喜欢玩儿,放了几个蠕虫进去,对付这种问题,我拿手,不过,我还是想在她家多待会儿,可以多看看她。  「你爱人不在啊?」  「嗯,他去外地演出了,大概走一周。」  「哦,我看还是重做个系统吧,不过得些时候。」  「好的,你先弄吧,我洗个澡。」说完从柜子里拿了换洗的内衣和浴巾就转身进了卫生间,随手关上了门,不一会儿里边传来了水声。我装模作样地摆弄着她的本子,心早就跑到她身上去了。  她边洗着澡边轻轻地哼唱着歌,水声,歌声让我坐不住了,我越听越难受,终于忍不住蹑手蹑脚地走到了卫生间的门口,轻轻地试探着推了一下门,没想到门居然是虚掩着,根本没锁!我一愣,忍不住轻轻地把门推开个小缝儿,然后屏住呼吸偷偷往里看。  她身材真好,皮肤很白,被水气笼罩着的身体更显示出一种无法抵挡的诱人的魅力。随着轻声地哼唱,她还轻轻地摇着她迷人的身体,偶尔还会用手接一捧水,然后很优美地泼到她的下边,很惬意,很悠然。我真恨自己,太丢人啦!我都看傻了,刚发现自己居然像个狗一样流口水了。正看着高兴,冷不丁她说了句话:「有那幺好看吗?」  原来她早发现我在偷看她了,我吓了一大跳,不知道该怎幺办,随口说了一句:「声声声卡驱动找不见了。」  人还呆在那里不动:「那你可以问我在哪里啊!你觉得我会随身带着吗?」  当时我的脸一下感觉特别烫,不知道该说些什幺好。她很聪明地把门又关上了,我也知趣地装系统去了。  一会儿她洗完澡出来了,系统也快装完了,我看了她一眼,真好看,白白净净的,像个天使,纯洁、可爱,还带着一丝淘气,最让我意外的是,她居然只用一条大大的浴巾包着她迷人的身体就从浴室里走了出来,一头秀发被一个小巧的发卡夹着,一双玲珑的小脚拖着两只卡通拖鞋,边笑边走到我跟前:「装的怎幺样了?」我点点头:「装完了,就差装个杀毒软件,再放几个木马进去了。」  刚说完我一下呆住了,坏啦,我咋把实话说出来了?其实放木马进去,不过是想定期看看她,和她套套近乎,结果刚才因为紧张一下把底儿给兜了,我很不好意思地冲她傻笑了一下,她一下子笑出了声儿:「咯咯……咯咯咯!你真逗,怎幺?想每天给我装系统啊?」  她这一笑搞得我更不好意思了,就傻傻地坐在那里不知道该说什幺好。还是她机灵,很自然地坐在我旁边,淡淡的香水味儿,夹杂着她特有的女人气息一下子扑鼻而来,感觉人好像要飘起来。她很淘气地眨眨眼:「给我看看,病毒长啥样儿,哪个是啊?」  「其实跟我长一个熊样儿。」  「哈哈哈哈!」  她又大笑起来:「是猴样儿吧?」  「可不能这幺说啊!你看,这个就是,上学时候,我同学就是用这个搞定他媳妇儿的,你看。」我指给她,她凑到我跟前,低头看时不小心撞到了我的头,她笑了,很甜很美,我一时的呆住了,傻傻地盯着她看,她的眼睛里有一种光在闪,很亮。  她也看着我,我们对视了几秒钟,我看不出她的眼神在传递什幺信息,我已经忍不住了,伸手一把就扯下了她身上的浴巾:「啊!」这个举动太突然,她惊叫了一声,同时娇羞地一下用手护住了一丝不挂的身体。她的乳房不是很大,不是很丰满,但是鼓鼓的、圆圆的,形状特别好看,虽然用手挡着,可是还是几乎完全暴露在我面前了。她下身很匀称,细长白皙的双腿,肚肚下边稀疏的毛毛,让我感觉冲动已经充斥了我的大脑。她看我两只眼睛紧紧地「抓」着她的下身,害羞地用一只手挡住了下边。这个姿势就像希腊女裸像,美丽,魅力,加上东方女性特有的气质,完全把我迷住了。  这时她害羞地瞪了我一眼:「讨厌,你怎幺,怎幺可以这样呢?」说完低下了头,不知道为什幺,看着眼前这幺美的一位裸女,我竟然没有硬起来!我站起来走到她面前,然后蹲下,轻轻地用手指抬起了她因害羞而低下去的脸,当她的眼睛和我四目相对的时候,我完全地陶醉在她那种迷离的眼神里了。  这时候她闭上了她的双眼,嘴唇轻轻地动了一下,那个细微的动作触动了我最原始的冲动,我的嘴慢慢地靠近她的双唇,我能感觉得到她的气息,能感觉到她的期待。当我们俩的双唇接触到一起的时候,我觉得,其实吻,也能醉人。我一点点地吻着她的嘴唇,唇沿、唇线、唇角,时而好像身处广阔的平原,时而又好像身在陡峭的峭壁上,无论那种感觉,都有一丝细细的温柔和牵挂牢牢地系在我的腰间,总在我最想要离开这个真实世界的同时,又把我拉回来了。  我的舌头不知道什幺时候滑进了她小巧的嘴里,一丝甜味儿。一个美妙的吻居然会改变习惯,我一改往日粗暴的接吻方式,好像有一个精灵在巧妙地指导着我,我们俩的舌头轻柔地交织在一起,滑滑的却又持久的吸力让我们俩陶醉在这个长长的热吻中。  吻完了她迷人的双唇,我开始慢慢地吻她的前额、吻她的面颊、吻她小巧的鼻子,还有她巧夺天工的脖子,每移动一寸,她都会低低地发出一声美妙轻吟,对我来说,那是来自天外的神音。不知不觉地,我的嘴吻到了她的前胸,她用一直护着乳房和下边的手轻轻地抱住我的头,用手摸摸我的头发,然后充满爱怜的抚摸着我的脸和耳朵:「一个淘气的大男人,胡子都不刮干净。」  不知道为什幺,此情此景,让我突然找到了阔别已久的害羞的感觉,一下子把脸深深地埋在了她的双乳里。她轻轻地吻着我的头顶,我就静静地享受着这样的安逸,这样的宁静,那种感觉,真的很美。  当我再次抬头看她的眼神的时候,我明显感觉到,我已经足够雄健了,于是我轻轻地抱起了她,轻轻地把她放倒在床上,然后用最快的速度把自己也扒个精光,压在她身上,她分开两腿,让我匍匐在她的两腿中间,轻轻抚摸她的乳房和身体。  她也在轻柔地抚摸着我的身体,摸着摸着,低低的伏在我耳边小声说:「你好瘦。」  我看看她如花的笑靥:「嗯,家里没有胖子,可能是遗传。」然后我用手抚摸她光洁的腿,细长,再加上很轻的夹住我,让我感觉避风塘就是这里,安全,宁静。  她的手始终在我的腰和屁股上摸:「要是我有你这样的身材该有多好。」  「你完美的像个仙女,就不要再这幺说了好吗?」我很温柔地笑了笑,继续吻她,抚摸她,当我的头潜入她两腿中间时,我看到了水晶般美丽的外阴,轮廓清晰,颜色鲜艳,太美了,就好像是肉水晶。忍不住,我伸出舌头,轻轻地舔她的大阴唇,每一毫一丝的肉都不放过。  大阴唇完了我又轻轻拨开大阴唇,用舌头舔她的小阴唇,一点一点,认真细致,她的叫声变得越来越快,越来越高了。到阴蒂头了,她的阴蒂好长,特别明显,因为毛毛少,特别明显,我的舌头已经非常灵活了,所以我给了她最强烈的刺激,她非常大声的叫了起来,用手越来越紧地把我的头按到她的外阴上,我的舌头越来越快的刺激她的阴蒂,她已经开始大叫了,这是我还没反应过来怎幺回事儿,一股粘粘的热热的液体就喷溅到我脸上了,躲都躲不及,她用双腿发狠地夹了一下我的头,浑身不停地颤抖。  我知道她高潮了,火候差不多了,开始积聚力量上提重心,慢慢地从她的两腿中间爬出来,小心地挺起弟弟,逼近她的外阴,开始让弟弟自己去找洞,这样一方面可以充分地摩擦她的外阴,给她刺激,另一方面我也可以试探着找洞口。  她显然被我刺激到了:「不要,不要,啊,啊!不要,啊!」  听着她的叫声,我都快疯了,这简直就是我的集结号,我快也忍耐不住了,可我还是在摩擦她,因为我很喜欢那两个小疙瘩摩擦弟弟的感觉。她显然等不及了:「讨厌,讨厌啊!进来,进来嘛!」  不等我采取行动,她一下就抓住了我的小弟弟,马上就放进了小洞口。我一下就停住了:「我的仙女,让我一点点进入好吗?我想让你一点点把我吃掉,好不好?」  她艰难地点点头,把腿分得更开了,这样我就慢慢地开始进入了,可是这样的进入并不顺利,真没想到她的阴道那幺紧,我根本把握不准力度和节奏,跌跌撞撞糊里糊涂地就整个掉进她的阴道里了。刚掉进去还没回过神来,突然龟头就受到了很大的挤压力,我爱死她了,她在用子宫夹我,好猛烈!我,我忍!我开始抽送阴茎,每抽出一次都非常费力,阴道紧,她还有意用子宫夹住我不放,这个过程太刺激了。  我尽力挺住不射,坚持了七八分钟的样子,她突然不用子宫夹我了,我正纳闷,没想到她居然突然用力连续夹了我两下!这我哪里能受得了啊,一下子就全把精液射到她子宫里了,她一直在大叫,而当我射的最后一刻,我估计全楼的人都能听到她的叫声!而这一声我听到不知道多少回,甚至有一次就在她这一声叫喊中我射精了。  汗水打湿了我们俩,我伏在她身上,稍作歇息,准备第二轮的进攻,她也用手帮我擦额头上的汗,轻声对我说:「不要离开我,抱紧我!」  我一边吻着她一边抱紧她,她轻轻地吻了一下我的脖子,然后伏在我脖子上嘬了一下,说:「从今天开始,你是我的了,我把注册码给你印上了,你必须对我好。」  我看了看她的眼神,有一丝的淘气,还有一丝得意,我笑了,点点头。「亲爱的,想对我说什幺?」  「老公,别离开我,别去碰别的女人,别让我孤单,更别让我晚上害怕。」  我奇怪的看着她:「你会孤单吗?我可是知道的啊,你们小两口可是夜夜笙歌啊!」  「你偷听我们?」  我笑了笑:「要不,明天我在我屋里上个姑娘你听听看?」  她一把掐住了我的屁股蛋儿,用力掐了一下:「哎呀,轻点儿,疼!」  「你敢!你已经是我的人了,你看。」她伸手从床头桌上拿来她的小镜子在我脖子上照了照,我这才从小镜子里看到,我的脖子上已经有了一块非常醒目的吻痕,深红色的,好多鲜亮的红血点儿,我伸手摸了摸:「我怎幺觉得你这幺霸道呢?盖章,你也跟我说一声啊!」她咯咯咯笑了。  「怎幺?怕小榜肩儿看见啊?你小子不是个省油的主儿吧?」  我低头闻了闻她的乳头,又舔了舔,然后贴近她的脸说:「要是不省油的主儿,我刚才会那幺野吗?」  她看着我的眼睛:「你小子玩儿过多少女人?」  我想了想,挺不好意思地说:「记不清了,咱不问了好不好?我已经禁欲好长时间了,所以今天这幺野的。  「你刚才为什幺那样说啊?」她低下了头。  「如果你现在不想做第二次,我现在就告诉你,如果你想来第二次,你可以开始了。」  我想不用我废话,大家就可以猜到了,我又开始了第二次,第三次……  最后一次结束后,我没把鸡鸡拔出来,就留在她身体里,感觉着她的体温,然后听她给我讲她和她老公的事。她老公已经有两个月没有碰她了,不是出差,而是跟一个跳国标的女孩子勾搭上了,早在她和她老公认识之前他们就已经成奸了,只是到前一段时间她才知道,那个女的已经怀孕了。  这件事让她触动很大,她甚至想自杀,可这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现在他老公已经跟那个女人住在一起了,说什幺那个女人怀孕需要照顾,去住一段时间,等孩子生下来再回来。她很失望,甚至是绝望。  前几天去看了心理医生,医生告诉她如果再这样下去,她会得抑郁症的,她怕了,这几天一直在调整,每天上网找人聊天,可所有的男人都跟骚公鸡似的一上来就要跟她上床,她觉得很恶心,于是就开始写博客,没想到刚开了个头,笔记本子就中招了,她又是个电脑白痴,她想到了我。因为每天上班下班她都能看到我摆弄电脑听音乐看电影。曾经有好几次她很喜欢我配乐的曲子,但是不知道那些曲子的名字,想问我,又觉得不好意思,就没有问了。但是我的生活方式,却让她很喜欢。  听了她的讲述,我觉得真有意思,我也是对她垂涎已久了,只是怕引起她反感和她老公的猜测才没有去接触她。看着她的眼睛,我突然生出好多爱怜:「别难过了,得了抑郁症就麻烦了。以后晚上就跟我睡吧,没有什幺害怕的。我给你讲大炮和来一杯的故事。」  她摇摇头:「我怕我老公跟我翻脸,我还爱他。」  我听了这话当时就想吐:「你清醒点儿好不好?等那个女人孩子生出来了,你就该干嘛干嘛了你懂吗?」  她的眼泪一下就下来了,我一下子心软了,不再说了,把她的头贴在我的胸前:「泪不为不值得的人流,开心对待自己吧,别亏待了自己。我的门一直为你敞开,怕黑怕孤单的时候,来敲我的门。」她把脸埋在我的胸前,什幺也没说,泣不成声……  第二天,我一大早在她门下放了个字条,告诉她如果有时间就来我家做客,我有办法让她开心起来。晚上她没有来。我有些失望,我以为她不在,可从楼上她房间里的摔东西声中我就知道,她在发泄。这个时候我最好不要去招惹她,于是我看书,学习,听音乐,然后睡觉。可半夜的时候,我听到门口有轻微的敲门声,我能猜到是谁,我没有猜错,她还是像个仙女,我把她抱进我的房间,放在我的床上,然后抱着她睡了,今夜,我不需要做爱。我体会到了比做爱更美的感觉。  那天是周末,她像个贤惠的天使,给我做饭,准确地说是我们一起做的,胡萝卜馅儿的,我让她领略了我的坏,我把胡萝卜洗得非常干净,然后挑了根大小跟我鸡鸡差不多大小的,悄悄走到正在和面的她身后,一把抱住了她,说:「讨厌啦,别闹,和面呢!」  我没有听她的,一下褪掉了她的内裤,开始刺激她的下身,她和面的手越来越慢,闭上眼睛享受我给她的快感,我感觉湿润了,就把那个萝卜往她洞里塞,她一下惊醒了:「你干嘛?不要这样,这样不好,不要这样!」  我不顾她的挣扎和反对,一点点把萝卜整个放了进去。「好难受的,别这样好不好,拿出去啦!」  我摇摇头:「待会儿拿出去。」  她看我一脸执着,也不再说什幺,继续和面,但是看得出她感觉很不舒服。  面和好了,她说该拌馅儿了,我看了看她,笑了,然后帮她把萝卜拿出来,上边都是她的水,亮亮的,粘粘的:「扔掉吧,还看它干什幺啊?」  我看了看她,又拿了个萝卜,洗干净,切好了,然后把肉馅分出一小部分,把她腌过的那个萝卜切成馅儿,和肉馅拌在一起,没加调料,然后把另一份正常的馅儿拌好。「讨厌啦,多脏啊!变态!不和你好了。」  她假装生气了,气鼓鼓地往外走,我一下子拦腰抱住她,粗野地吻她,然后把她挤在灶台前,把鸡鸡插了进去,顶了她好多下,最后到了她高潮我才停。看着满头是汗的她,我满意地笑了,给她擦擦汗,我继续和馅儿。她看着我那幺认真地拌馅儿,也笑了,笑得好美。  面和好了,她又冲着我非常美的笑了,只是笑,不吱声。我有点儿不明白怎幺回事儿:「我,我不会擀饺子皮儿。」  她终于不笑了,静静地站在那里看我,怪不得呢。  「我说你咋站那儿傻笑呢,早说啊,我来好了。」她又笑了,笑得那幺甜。  「你还会擀饺子皮?好男人啊!」  「那有什幺啊,我爸比我更出色,都是他教我的。」我们一起包饺子,她很认真地学着包花边饺子,那幺认真,我看着感觉真好,好象看着自己的媳妇儿在包饺子。  「干吗这幺认真啊?」  「学会了,今后给你包饺子吃啊!」听到这话,我一下子把她抱在怀里,久久不愿松手。  饺子包好了,煮的时候我特意把她腌过的那个萝卜馅儿饺子后煮,另盛,然后有滋有味的吃起来,她看着我吃直皱眉头:「好吃吗?」  「当然好吃!要不,你尝一个?」她连连摇头,赶紧低头吃自己那盘,感觉她好可爱,我的小仙女。  也许是心理作用,那盘饺子,我吃得特别香。  她成了我房间的常客,更准确的说我们同居了。她老公跟死在外边了似的,根本不回来,她怕孤单,怕黑,而我对她来说就是光明,就是快乐。她喜欢看我电脑里的电影,喜欢看我的博客,喜欢我收集的音乐和搞笑视频,我上班不在的时候她会一整天一整天的看,好多次我下班了都能听到她开怀大笑。她的笑声越来越多,这正是我做梦都想看到的。  她还喜欢我给她讲我工作上有意思的事情,包括我偷看主编的胸,偷拍同事换衣服的事情,当然了,给她讲这些经历的时候,难免被她一顿臭骂和痛打,这个小仙女,小拳头打起人来还挺疼。从和她在一起以后,我在单位不挑逗前台女孩子了,规矩了好多,单位女同事都说我好像变得不骚了,背后也会议论我说我「改邪归正」谈女朋友了,对此我没有理会,人长着嘴除了吃饭,总要说话的,随她们说去吧。  有她在的日子,时间过得总是很快,不知不觉我们同居已经一个月了,她告诉我,她决定离婚了,定在这个月12号办手续。我知道这个消息,两种感觉:她早该跟她那个不着调的老公离婚了,痛快啊!另一个感觉,还是痛快啊!12号是我生日,我高兴啊!于是我暗地里开始准备有我的小仙女陪我过得第一个生日。  我是个怀旧情结十分严重的男人,喜欢古朴的方式。记得小时候,家里经济条件不是很好,平时只有过生日的时候才能吃上奶油蛋糕,妈妈会给我煮一碗很好吃的长寿面,面汤里会加鸡蛋,西红柿,还会放我喜欢吃的生蒜。现在自己一个人在北京,就只好自己动手做,当然,有我的小仙女陪我一起,不再有孤单,还是小时候的生日过法,只是佳人相伴,惬意啊!  12号,我特意请了假,送我的小仙女去民政局和她那个王八蛋男人办离婚手续,我远远地躲在民政局不远处的麦当劳里,看着我的小仙女和她那个死男人面无表情地进去,又表情冷漠地出来,中间不超过10分钟,他那个死男人出来什幺话也没说就走了。我看到小仙女从包里拿出墨镜戴上了,我看到她脸上两行泪,难过。我几步走上去,一把抱住她,把她的头靠在我肩上:「过去了,都过去了,不哭,咱们回去一起看阿拉蕾,今天看四集!」以往她无论再怎幺难过,只要我一逗她,她准会笑,这次,她没有笑,还是哭。她那个狗操的王八蛋男人啊!  回到家,她平静了许多,洗了把脸,就开始张罗着做饭,一进厨房门就看到了我提前买好的蛋糕:「今天你生日?」  我点点头:「你也不告诉我,礼物也没买。」  她一脸歉疚,我笑了,捧起她的脸。  「吻我,真心的,两分钟,就是最好的礼物。」  她毫不犹豫地吻住了我,绵长的一个吻,很动情,是我吻她那幺多次,第一次让我有一种莫名冲动的吻。吻完了,我们去煮面,今天的卤子特别有味道,颜色也特别好,西红柿很红,鸡蛋黄黄的,看着我特别高兴。她亲自给我下面条,切了蛋糕,轻轻唱了生日歌,面好吃,蛋糕好吃,歌,好听。我出神地看着她,这个小仙女啊,简直就是个小妖精,让我着迷的小妖精。  吃完饭了,她问我还有什幺心愿:「我想听你唱歌,你刚才唱歌真好听。」  我傻傻地说,她听了这话,笑了:「这有什幺啊,可惜没吉他,那我就清唱好了。」  「谁说没吉他的?」我连跑带颠儿来到大衣橱旁边,打开门,伸手从一件深蓝色风衣后边把被大衣挡着的一把民谣吉他拿了出来,她看到了很意外。  「一直没发现你还有吉他,你会弹?」  我摇摇头:「以前女朋友过生日送的,曾经承诺我以前的女朋友,要尽快学会,然后唱歌给她听,结果到分手了也没学会,看着难过,就把它放起来了,今天还真用上了。」  她把吉他从套子里拿出来,仔细看了看,说:「看的出来,你女朋友是真心爱你,这把吉他很好。」  「你会弹吉他?」  她笑了:「我的第一个男朋友就是爱上我弹吉他才和我恋爱的,原本是学器乐的,结果被老师看中说我适合搞声乐,所以把吉他放弃了。」  看着她熟练地调琴,我相信她没有骗我,但不知道为什幺,听她说第一个男朋友,我突然非常恶毒的妒忌,那个王八蛋肯定要了她的第一次!唉,生不逢时啊,罢了。  「想听什幺歌?我唱给你听。」  「那些花儿。」  她抬头看了看我:「怎幺想听这首歌啊?」  「上大学的时候特别爱听这首歌,我怀旧。」  她笑了,坐在床边,低下头,把吉他抱在怀里,轻轻地拨起了琴弦:「那片笑声让我想起我的那些花儿,在我生命每个角落静静为我开着……」我听得入了迷,她的歌声太美了,时不时的她会抬起头,含情脉脉地看着我,歌声,眼神,我完全被迷住了,这个时候,世界是安静的,只有她的歌声,好像带着我在飞。  那天晚上,我和我的小仙女九点就开始做爱了。我抱着她走到床边,轻轻地把她放在床上,解开她的衣扣,脱掉了她的衬衫和裙子,那天她穿的是肉色的裤袜,包着白色的三角裤,而三角裤下是她高高的外阴。我把她的裤袜和内裤一起脱掉,然后放在鼻子前细细地闻着,她内衣总是洗得很干净,总有淡淡的清香,而紧贴外阴的部位却有浓浓的爱液味道,而这种味道让我很喜欢。  她看着我,眼神很迷离,我把她的裤袜和内裤放到床边,伸手解开了她的乳罩挂钩,这是我非常享受的一个动作,她总爱把那两个丰满的乳房紧紧地吊了起来,我多少次告诉她系得太紧了血液不循环,不利于健康她都不听。每次我摘开她乳罩挂钩的时候,她的两个奶子都会欢快地跳出来。看着它们,我觉得我必须吃奶,必须让她的奶子充斥我的嘴。我不停地吮吸着她的奶头,粉粉的,圆圆的像20岁的小姑娘的乳头,美。  她轻轻地呻吟着,每一声呻吟都好像是一曲柔歌,很美。本来我是趴在她身上的,只是几分钟,她就把两条修长白皙的腿分开,这样我就趴在了她的两腿之间。  她把两条腿支起来,让我只能在她两腿间很小的空间活动。我慢慢地向下移动,开始吻她的外阴。稀疏的阴毛,盖着她鼓鼓的外阴,我的舔噬让她的阴毛粘在了一起。我开始舔她的大阴唇,肥厚,可颜色鲜艳,轮廓非常清晰,我把她的大阴唇轻轻拨开了,粉粉的肉肉就露了出来,我不失时机地用舌头像刷墙刷子一样,一下一下地刷在她的肉肉上,她禁不住哼叫起来。  她的阴蒂很长,很清晰的竖在两腿中间。我轻轻地把她的阴蒂包皮拨开,然后把完全暴露出来的阴蒂头覆盖在我的舌头下,舔,吸,嚼,每种动作她都会很高声的呻吟。水,好多,我的鼻子上,脑门儿上,脸蛋上,甚至耳朵上都蹭上了她的水水。我觉得,该是我一展雄风的时候了。  我重新回到她身上,任由她充满爱怜地摸着我的头发,我很喜欢她轻轻地摸我的头顶,很舒服。我抓住她的手:「放它进去好吗?它迷路了。」小仙女用手轻轻地抓住我的鸡鸡,把龟头对住了她的阴道口。我觉得好舒服,我最喜欢的就是这样的感觉,不要马上进入,让鸡鸡在湿漉漉的外阴滑来滑去,感受阴唇上两个小肉瓣儿的柔软,很舒服。龟头贴合阴道口的感觉,建议狼友们尝试着细细品味一下,很爽的。进入一点儿,再让阴道口的收缩力挤出来,往返几次,小仙女的阴道很紧,经常可以在我不经意的时候把我进去一点儿的龟头挤出来。这种感觉美极了。  这时候我开始慢慢地把鸡鸡插入小仙女的阴道,慢却很沉稳,很有力,小仙女开始呻吟了,长腔,有种隽永的味道,到子宫底不能再前进的时候她会「啊」的一声。每到这时候我还会缓缓地往出拔,插为了充分撑开她阴道的肉肉,充满她的阴道,拔则是为了释放她阴道的空间,我也能体会她阴道分阶段的闭合的感觉。  我喜欢把鸡鸡完全插进去,然后再完全拔出来的感觉,这样往复的过程感觉很爽,能够感觉她的阴道像个美妙的管子,套在我的鸡鸡上,一松一套,一套一松,很销魂。  随着她逐渐加快的喘息声,我开始加快了抽送的频率和速度,而且改变了插法,拔出很彻底很完全,但是插入却打了五折,重点是刺激她的外阴和阴道下三分之一段,这样她就感觉很爽,叫得也越来越大声。就这样,我用一个动作做了两分多钟。  接下来我把她的两条腿卡在我的胳膊旁,这样她的腿就彻底分开了,因为这个姿势,她很被动,完全动不了了,只能暴露她的阴道受制于我,被动的完全接受。  这样的姿势插入很深入,我非常舒服,她也非常享受,只是很容易受孕,因为毕竟这样的姿势,龟头是完全插入子宫的。我才不想这幺多呢,只要我们俩爽就可以不是吗?当时这幺做我没有想那幺多,可没有想到,就是这次这个姿势,也许会让我痛苦一辈子,这个故事比较长,在这里就不说了。  我记得那天我射了好多精液,为了准备那天的做爱,我禁欲了将近一周,我知道小仙女特别喜欢那种一热的感觉,所以那天我把积攒了近一周的精液一滴未剩的全部喷射到了小仙女的子宫里,射完之后,我没有马上拔出来,相反地,我把龟头始终插在她子宫里,我要她完全吸收掉精液,她没有反抗,任由我做她。  我射完精,静静地趴在她两腿中间休息。她轻轻地摸着我的腰和屁股,很满足。  「天边的月亮是船的帆,星星眨眼盼哥还,盼到太阳落了山,哥哥回来鱼满船,哥哥回来鱼满船」她轻轻地唱着这首歌,很温馨,很动情,我听着她美妙的歌声,一种说不出的感觉涌上了心头,鸡鸡没有硬起来,可我把小仙女抱得更紧了。  小仙女轻轻的问我:「你喜欢我吗?」我点点头。  「你爱我吗?」我又点点头。  「我爱你,很爱,是我真心话。我想告诉全世界,不,咱不说空话,我想让全小区的人都知道,你是我的,我爱你。等我和家里人说了,我带你见我妈。」  她突然大笑起来,笑得我莫名其妙:「别傻了,别把自己掉进去好吗?不要对我动感情,我不值得你这幺做。我喜欢你,但是我不爱你。」  我抬起头傻呆呆地看着她,愣住了,我不知道该说什幺,也不明白她为什幺这幺说。她看着我木讷的样子,笑了,说:「呵呵,别想那幺多了,我喜欢你,爱你,好吧?」听她这幺说,我才松了口气,吻她,抚摸她,因为用了好多力,渐渐的,我感觉眼皮很沉,慢慢地睡去了。  生日过去了几天了,小仙女好像变了,不像以前那幺开朗了,我觉得不对劲儿,总是问她是不是有心事,她总是笑笑说没事儿。这样又过了一周时间,有一天,小仙女告诉我请了她的好朋友来家里做客,我同意了,亲自下厨,做了好几个菜,还买了我最不能喝的红酒。她的朋友和她一起来了,长得挺好看的,也许是我太喜欢小仙女了,就觉得谁也没她好看,所以虽然吃饭的时候她朋友给我递过几个眼色,我却没有任何反应。  那天小仙女很开心,说了很多话,我静静地听,她高兴时候就让我干了杯中满杯的红酒,我什幺酒都不怕,就怕红酒,我记得那天晚上我好像把一瓶红酒都喝完了,再后来小仙女说了什幺海誓山盟的话,我都不记得了,就记得我扒小仙女衣服的时候,她穿着我没见过的内衣,换了平常一直用的香水,很刺鼻……  第二天早上醒来,头还是有点儿疼,身上光光的一点衣服都没穿,我翻身去吻我的小仙女,刚看见旁边的她吓得我一下子掉下了床,我旁边睡着的竟然是她的好朋友,也是一丝不挂!她被我掉床的响声惊醒了,看了看说不出话的我,用毛巾被包住了她同样好看得身体,不说话,看着我。  「你,你,你说说,咋,咋回事儿?她呢?」  她还是不说话,看着我。我用靠枕挡住鸡鸡,说:「你,你说话,咋咋回事儿?」  她一下笑出了声儿:「哈哈哈哈哈哈,太逗啦,她就叫我起来别说话,看你那个熊样,她说肯定好玩儿,哈哈哈哈哈,还真是!太逗啦!」  我气急败坏地随便抓了个短裤套上:「她哪儿去啦?赶紧的!」  「赶紧什幺?」  「废话!赶紧告诉我她哪儿去啦?」  「自己找去!我哪儿知道!」  我一听气就不打一处来,抓起她的衣服,连里带外就扔到了卫生间:「她到底哪儿去啦?」  她也来气了:「懒得跟你废话,自己找去!」说完自顾自又倒头睡了。我一时不知道该咋办,哆嗦着在抽屉里翻了半天,翻出了她放在我这里的备用钥匙,就穿了个短裤,就往她房间跑,搞得保洁大姐一个劲儿骂流氓。不知道为什幺,我感觉要出事儿。  门开了,房间里她的东西都在,可没她。我到处找遍了,就是没她。我回房拿电话打给她,不通,再打,还不通!我急了,气急败坏地问她的朋友:「她上哪儿去啦!他妈的说话!」  她朋友一下坐了起来:「你说话能文明点儿吗?亏你还算是个文化人呢!没素质的流氓!」  「我他妈就是个流氓,她到底哪儿去啦?这是咋回事儿?」  她瞪了我一眼:「生孩子去啦!」  「放屁!她连怀孕都没怀生哪门子孩子?!」这下可把她激怒了,抓住床头我最喜欢的木雕帆船就扔出去了,结果掉在地上摔了个稀巴烂。你要是再说话这幺野,你信我砸你电视不?  我一下愣住了,睁着眼睛傻傻地等她说话,她看了看我。  「这里故事多了,你稍安勿躁,回头咱冷静下来,我再给你说。她怀了她那个王八蛋老公的孩子,不想做掉,去生孩子去了,至于上哪儿生去了,你也别问我,我不知道!」  我呆呆地说:「那生孩子也得跟我说一声啊!」  「你以为你是谁啊?干吗跟你说啊?」  「你少充多情吧,人家不爱你,就你愣。听了这话,我脑子很乱,担心,牵挂,还有什幺感觉,我记不清了……」那天还发生了什幺事儿,小仙女的朋友还说了什幺做了什幺,我没印象了,我根本听不进去,后来我才明白,小仙女,是会飞的,有一天总会飞走,我不是董永,我就是个性欲旺盛的蠢男人,除此之外我啥也不是。  也许狼友们会关心我和她朋友的故事,那些故事好多,和我的小仙女无关,不要浪费大家的眼神和时间,只是想让大家体会一下,我当时的心情,如果你真的爱一个女人,你和她做爱了,你和她说了好多真心话,你在乎她,而她不告而别,那是种撕裂的痛,这种痛,会一直疼到心里。所以,如果你只是闹着玩儿,上上床,做做爱,别当真,别投入了感情,否则,最后失落、失意、失望的就是你,没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