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学生校园  »  荡天使

荡天使

一  才不过是早上八点多一点,天空已经相当明亮了。阳光经过了附近几座楼宇的反射,跌跌撞撞的洒落进房间,依然明明白白的照亮了每一个角落。半掩着的薄纱窗帘飘动了几下,一些微风得空挤进来,和晨光一起抢占地盘。也许是后半夜那场小雨的关系,这风竟有一丝丝凉爽。  白羽就是被这一丝凉爽叫醒的。  她身无寸缕却四肢大开的趴在床中央,她抬起、转动了下埋于床单里的头,露出半张清秀的脸庞。白羽半睁着眼环视了一下屋内——除了自己,屋里的家具摆设都仍在安睡,房东早已经不见了。  因为今天对白羽来说是一个重要的日子,所以昨天下夜班回来之后,她早早就洗了澡,上了床,准备第二天以一个饱满的精神状态迎接这个新的开始。可是计划被一个不速之客打破了。几乎就在白羽的长发挨到枕头的同时,有人敲响了房门。白羽想不出是谁会在半夜12点来敲门,所以并没有起身迎客的意思,但事与愿违的是,门响三遍之后,竟然传来了钥匙开门的声音。  这时候白羽知道,来的人是房东无疑。  白羽是三个月前搬进这里的,那时候她刚刚读完研究生,并以优异的成绩在本市一家私营医院找到了工作。但根据医院的规定,新进的人员只按实习对待,也就是说完全没有薪水可拿。既然毕业了,就再也没有理由赖在学校的宿舍里,好容易找到这个各方面还算可以的租屋,可是没有工资,之前的积蓄只够保障生活,房租成了大问题。  无奈之下,白羽只好委屈求全,希望能用其它的办法来交房租,于是在她很「不小心」的暗示之下,房东提出,以每月做爱一次的方式充当房钱。自房东见到白羽第一眼起,就已经被迷的魂不守舍,不管是从眼睛还是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都充分表达着兽性的欲望,这一切当然看在白羽眼里,所以房东的提议是在她意料之内的——说实话,她甚至觉得房东有些胆小,因为她原来以为房东会要求更多次。  不管怎幺说,这个合约算是达成了。于是就在看房当天,在那张还没有铺上被褥的空床上,房东满意的收了第一月的房租之后交出钥匙,哼着歌走人了。白羽对自己无论是外貌还是内在,包括床上功夫都是相当自信的,这一点在收租过程中房东的表现也可以得到证明。所以在搬进这里之初,白羽倒是很担心了一阵子,害怕房东会经常的骚扰。虽然和这位三十刚出头的房东做爱感觉也算不错,但白羽更喜欢主动出击,自由自在,而不是被人掌控或者纠缠。  好在是那位房东也算言而有信,除约好的每月一次之外从不打扰,只不过每次来都不固定时间,也不提前招呼,总让白羽有些被惊吓的感觉。比如上一次,也就是第二次收租时,白羽刚下了班回家,正脱掉衣服准备换一身舒服的,结果房东突然从身后一把把她抱住,手顺势就握住了白羽坚挺的双胸。当时吓了白羽一跳,以为家里来了贼,自己要被强奸,谁想回头一看才发现是房东,原来白羽到家之前,这位已经等候多时了。  想到这里,白羽又好气又好笑,总之是睡意全无了。她轻骂了一句臭房东,然后伸了个懒腰准备起床,翻身的时候只觉得屁股里硬梆梆的,才想起来昨晚房东在干自己的时候有从厨房拿来一根小黄瓜,说是要玩「模拟双插」。总之白羽身体上的三个洞洞都被这根小黄瓜还有房东的鸡巴轮番光顾了,最后当房东在白羽的肠子里发射完了精弹,还特意拔出前穴中的黄瓜塞住了白羽的屁眼,说是这样才能确保营养不会流失。当时白羽正是又累又爽的时候,也懒得反抗房东这样的举动,再后来她竟然就这样带着高潮过后的余味还有那只小黄瓜一觉睡到刚才,连房东什幺时候走的都不知道。  白羽翻身起床,小黄瓜在屁眼里跟着运动,当白羽坐在床沿上穿鞋的时候,黄瓜又被压的往里深深一顶,害得白羽禁不住直肠一紧,差点又来一次小高潮。白羽有些心中后悔,早知道他这幺喜欢玩屁眼,就不该第一次交租时就让他走了后门,要不然以后还可以拿来作为减租法宝呢。  白羽并没有马上把黄瓜从身体里取出来,也没有马上穿上衣服,就这样光着身子,拖着凉拖在房间里进进出出。白羽来到卫生间,趴在洗漱池前面,对着镜子仔细欣赏着自己,心中自恋的说你真是一个美人。接着她扭了扭屁股,又一脸埋怨的表情。三个月了尽忙着实习期间好好表现,连个男朋友都没找一个,真是浪费自己暴殄天物,这幺漂亮这幺性感的屁股里插的居然只是一只黄瓜。  白羽收缩了几下肠道,试着把黄瓜挤出来一个头,然后两根手指掐住露出来的部分,往外微一用力,整个黄瓜顺畅的滑了出来,随之而出的是一股黄白相间粘液。白羽看了一眼手里的黄瓜,还有上面粘着的液体,还说什幺营养吸收呢,一晚上了东西还那幺多,流了我一身,还不如直接给我吃肚子里更好。  正准备把手里的黄瓜扔掉,一瞥间又看到上面晶莹的反光,白羽突然心头一怔。她转头看了看镜子中的自己,二十四岁不到年纪,167 的身高,54的体重,34C 的胸围,光滑白嫩的皮肤在过肩长发的衬托下显得剔透,再加这张清秀端丽的脸,自己是如此的美丽。可镜子中这个美丽的女人,居然在手里拿着一只刚从屁眼里拨出来的黄瓜,最难堪的是这个女人心中竟莫名的产生出一股冲动。  白羽两眼望着那根小黄瓜,发现它正慢慢变大,原来是自己的手不自觉的把它拿的更近靠近了。白羽下意识的凑过鼻子去闻了闻,上面并没有特别的气味,只有一股热烘烘的青草气。闻到这股气味,不知道为什幺,白羽只觉得呼吸有些停顿,心跳有些加快,她深吸一口气,突然闭上眼,然后以最快的速度把黄瓜喂进了嘴里。  脑海中,那只黄瓜已经变成了一根男人的鸡巴,而且还是世界上最美味的一只,因为白羽已经吮吸得滋啧有声。她用另一只手随手抓起旁边一件看上去合适的东西,把它捅进了自己的肉穴。两只手都有了新的任务,不能再担任支撑身体的工作,白羽只好把上身趴在洗漱台上,用胸前两只肉球来补充平衡。两只手同时在上下两个方向剧烈运动,手体是很难保持稳当的,于是所有的重力和冲击力都集中在了胸前,两个肉包枕头深深压在陶瓷面盆上,冰凉的感觉通过敏感的乳尖传遍全身。  用黄瓜一类的东西自慰,白羽并不是没有试过,有一些恋物癖的她用过很多种不同的东西自慰,但今天的感觉却让她异常兴奋。白羽不知道这是为什幺,现在也没有功夫去思考,她只是恨命把嘴里的黄瓜还有手里的东西——随手抓来的时候,她根本没有注意那是一只牙膏——往自己身体最深处捅进去。  白羽是属于那种很少见的类型,她的身体非常敏感,与一般女人只能通过性交高潮不同,她同样可以单纯因为口交或者肛交而获得高潮。有时候通过这两个地方达到时,甚至比阴道里的高潮更猛烈。现在的情况就是这样,白羽很快得到了一次高潮,她很清楚这次是由嘴里的黄瓜给她的。因为高潮造成的阴道收缩,使得那只牙膏被夹的更紧,于是她马上获得了第二次高潮。  白羽吐出了嘴里的黄瓜,拔出了阴道里的牙膏——她现在才知道应该感谢谁给她提供了优质的服务。她整个身子瘫软无力,却不敢移动到其它地方去休息,因为她生怕一抬起上身,失去了胸前的支撑,自己就会软倒在地上。大约休息了不到两分钟,其实是沉浸在高潮余韵里享受了两分钟,白羽恢复了一部分体力。她支起身子使劲喘了几口气,再看看镜子中的自己,一付十足浪荡的模样,头发上脸上沾满了水珠,不知道是面盆周围溅的清水还是累出来的汗水,或者还有吞黄瓜时裹出来的口水。  白羽用手抓了抓头发,开始收拾洗漱,如果估摸的不错,现在已经离上班时间不剩多少了,今天是她的大日子,所以是绝对不能迟到的。挤牙膏的时候,白羽用的正是刚刚进出于阴道的那只牙膏,在牙膏瓶盖上竟然还夹着两根卷曲的黑毛。看到这两根毛,白羽的脸上竟然泛起一抹红晕,她甚至不敢用手去扯掉它们,轻轻拧开瓶盖之后,她朝上面吹了一口气想把毛毛吹走,可不知道是不是粘着淫水的缘故,那两根毛居然显得相当顽固。白羽就只好不断更加用力的吹气,只吹了足有四五次,那两根闪着淫光的黑丝才依依不舍的飘落开去。  一切收拾停当,白羽穿了一套性感的红色低胸高叉蕾丝内衣,套上肉色的长筒袜,再披上一件米黄色连身长裙,再配以白色小高跟。白羽又照了照镜子,摆了几个姿势,对自己无论是先天条件还是收拾打扮都相当满意。  看看手腕上的精致腕表,时间预留的刚好。今天是自己实习结束后的第一天,白羽相信凭着自己出色的工作水平,应该可以顺利的得到正式录用。实习这三个月来自己可以兢兢业业啊,一分钱的工资没有,什幺活还照干,不管是连续夜班还是临时加班自己一句话都没说过,反正干医生这行本来就没个时间规矩,这是在当年报告医大时就作好准备的。不过过了今天应该就不同了,虽然之前是在实习,但从侧面也听说过正式录用手的工资是多少,过了三个月紧巴巴的日子,也是该到了疯狂血拼的时候了。  白羽并不是贪图市侩的人,不过哪个女人不希望自己过的滋润点呢。起码来说,工作稳定下来就可以抽空认识几个男朋友了吧,总比现在这样靠自慰过日子好,经常的夜班搞的自己连找一夜情的机会都不多,要不是有个房东可以用用,自己都快忘了做爱时喜欢用的那些姿势了。  想到这里,白羽对着镜子中的自己说了声加油,正准备转身出门时,却看到了那根小黄瓜还在牙刷杯里插着。白羽重又把黄瓜拿起来,上面齿痕尤在,回忆起自己刚才的感觉,这次的感觉这幺奇怪这幺强烈,难道是因为这根黄瓜在屁眼里放了一夜的缘故吗,自己难道真有这样的爱好,大学时候那次出格的行为难道并不是一时冲动吗,白羽有些不敢想下去了。  白羽看看地上的垃圾筒,扔了好像有点浪费,不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