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海情涛 1-6

 第一章 登高遥望,上有蓬莱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生老病死,悲欢离合,人世走一遭,尽皆苦楚。  于是乎,一些前人窥得天机,大道五十,天衍四十九,以此寻觅长生,攀登仙门。  时至今日,各个修仙门派如雨后春笋,尽皆冒出。  南楚大国以南蓬莱仙阁和北白骨门立世,两个修仙门派一南一北统御南楚,福泽万民。虽说两个修仙大派隐隐以一南一北并立,实际上登高遥望、上有蓬莱的蓬莱仙阁要强出白骨门不少,以绝对值姿态引领南楚。  蓬莱仙阁的阁主青华散人更是万民口中的老好人,不论对待凡人还是对待修仙者,都彬彬有礼、乐善好施,且自身实力强劲无匹,却鲜少仗势欺人、恃强淩弱的事情发生,所以在修仙界中,青华散人的名声不可谓不好。  虽然说蓬莱仙阁强盛,但那也是往日的蓬莱仙阁,近日来,蓬莱仙阁之中突然发生巨变,掌门青华散人三年未曾露面,反而是青华散人之妻白莲仙子柳白莲代任掌门。  柳白莲虽然比不得青华散人,但也是一方豪杰,实力强盛,且人如其名,是一位美艳清新如白莲的仙子,哪怕已经嫁为人妇且育有子嗣,依旧是修仙界很多人的梦中情人。  这不,今日蓬莱仙阁门前便围了许多的修仙人士,嚷嚷着要见蓬莱仙阁掌门青华散人,让青华散人给一个说法。  人群对面,青华散人的儿子李长安恼怒不已,他虽年少,但一双眸子却是明亮似剑,铮铮发光。面对群雄而不惧,相反带领着蓬莱仙阁弟子傲立在群雄面前,面色铁青,高声喝道:「放肆!」  一声放肆,虽然稚嫩,却也显得中气十足。  声音夹带威势在蓬莱仙阁的大殿前方响彻,群雄立马噤若寒蝉。  李长安说完这话,目光如电般的在群雄当中一扫而过。  前来蓬莱仙阁闹事的这些人,无一例外都是昔日蓬莱仙阁的下属门派,他们百年如一日的供奉着蓬莱仙阁,享受着蓬莱仙阁赐给他们的福荫和庇护,想不到自己的父亲未曾露面三年,这些门下的下属门派便趁着今日上供之日,纷纷前来闹事,且对待蓬莱仙阁的态度一改以往,开始叫嚣了起来。  这要搁往日,他们是万万不敢的。  「诸位……」  李长安目光如电,在人群中扫视一眼之后,随即落到了最前方的一个身着白袍的中年人身上。  那中年人一袭白衣,容颜胜雪,看起来儒雅非常,就像是那些当世的大儒一般,只不过李长安心里清楚,这人表面看着儒雅,其实内心深处不知怎样的龌龊狠毒,且他的身份李长安也知之甚多,如果没猜错的话,看这穿衣打扮,应该是白骨门的三长老吧!  李长安看了他一眼,随即又将视线挪到了其他掌门的身上。  「家父有事,暂时不能出面相见诸位,我是蓬莱仙阁的少阁主,有什幺事,可以和我说!」  「切……你又不是阁主,和你说有什幺用?」  李长安话音刚落,一旁便响起了讥讽之声。  说话的是蓬莱仙阁门下沙影门的少门主,这人年纪虽轻,但心肠歹毒,且不同于白骨门三长老隐藏极深的蛇蝎心肠,相反是那种表露于面目上的狠辣变态,且为人好色张狂,在一众年轻一辈人当中名声不可谓不坏,最主要的是,这人和李长安极为的不对眼。数年之前,李长安便发现这沙影门的少门主喜欢自己的师姐,奈何当初父亲还在,惧于蓬莱仙阁的声名,平日里对李长安也是恭谦有加、阿谀奉承,除了心底默默癡恋自己师姐外,表面上不敢有任何的不敬,想不到到了现在,反而是年轻一辈当中第一个撕破面皮的。  对于这种人,李长安自然也不会留与什幺脸面,沙影门的少门主话音刚落,李长安便紧跟着看了他一眼,眼神当中满是轻蔑。  「这里是蓬莱仙阁!我是蓬莱仙阁的少门主!你父亲对我都得毕恭毕敬,你算个什幺东西?我和各位掌门说话,轮得到你什幺事?还是说,你沙影门门主现在已经是你了?」  李长安说到一半,又转头看着沙影门门主道:「赵门主,你是否是老不中用,打算退位让贤了?」  李长安这话不可谓不狠毒,一下子将儿子和老子全都骂了一遍,而且还是在大庭广众之下!  果不其然,这句话出口,那沙影门的门主和少门主全都变了脸色,少门主赵括更是伸手指着李长安道:「李长安,你……」  而李长安则不再看这一对脸色涨成猪肝色的父子,转而落到了另外一边的一位中年人身上。  蓬莱仙阁门下有无数大大小小的修仙门派,其中实力最强的便是沙影门、血宗和青木宗了,而这当中青木宗的宗主又是实力最高的一位,因此大大小小的门派当中,一直以青木宗为最,此刻这些大大小小的门派齐聚于此,显然是以青木宗的宗主杨青叶马首是瞻了。  当然,一旁的那位白骨们的三长老也不可不防。  李长安不傻,这些小门小派敢来闹事,显然背后也是有白骨门撑腰。  「杨伯父,你们此番前来,嚷嚷着要见我父亲,请问到底是所为何事?」  所有人中,李长安唯独和青木宗的宗主私交颇深,因此在此时此刻也愿意称呼他为一声杨伯父。  别看李长安年纪小,其实他心里也明白,私交归私交,作为一宗之主,有些事情也是身不由己的。  「少阁主,今日是供奉之期,我们这些门派此番前来,便是为了和阁主商量一下供奉之事,近年来时局动蕩,各门各派的日子也并不好过,所以说……今年的供奉,可否稍许减少一二!」  李长安一声杨伯父,换来的便是杨宗主的以礼相待和谦逊卑躬。  只不过杨门主话音刚落,一旁再度传来了讥讽之声。  「供奉之事涉及到各门各派,你就算是少阁主又如何?这蓬莱仙阁也从来不是他李长安说了算,杨门主不必理会,咱们沖进去找阁主便可!」  说话的不是别人,正是那沙影门的少门主赵括。  话音落下,他便当先一步从人群当中跨出。  「放肆!」  而李长安则是面色一冷,长袖一甩,一道犀利的剑气刺破长空,伴着烈烈风声先发而至。  赵括也没有想到李长安会突然出手,登时吓了一跳,但他的反应也是极快,双手向前一展,铃声阵阵,面前的空气当中竟是出现层层流沙,以漩涡之姿旋转,硬生生挡住了李长安的那道剑气,不过李长安的实力也是高强,赵括仓促应敌之间,身子被那剑气沖撞的向后滑行了数米。  「赵门主真是爱子啊,年纪轻轻地便有了你沙影门的紫金铃,只不过这修为……配得起紫金铃吗?」  李长安嗤之以鼻,冷漠的看了一眼赵括,随即将注意力转移到了白骨门三长老的身上。  「这里是蓬莱仙阁,不是你们随便闯的!想要见,可以!外面候着!多会儿见,什幺时候见,等我有心情再说!」  这句话不无霸气,旁人说或许会觉得狐假虎威,但从李长安嘴里说出来,倒也没什幺不妥。背靠蓬莱仙阁,又是蓬莱仙阁的少阁主,李长安完全有资格说这句话,哪怕面对这些平日里高高在上的掌门前辈,李长安也有资格说这种话!  说到底,他们只是蓬莱仙阁底下的小门小派,纵使背后有白骨门推泼助澜,也是一堆跳梁小丑,等着,候着,才是他们应有的姿态。  作为蓬莱仙阁的少阁主,李长安需要做的,便是震慑群雄,让那些宵小之徒有所收敛。  但是当李长安话音落下之后,一旁的白骨门三长老突然嗤笑一声,开口道:「你口口声声说沙影门少门主当家做主,你这蓬莱仙阁的少阁主不也是如此?什幺时候,蓬莱仙阁轮到你来发号施令了?他们是你们蓬莱仙阁的下属,可老夫不是!老夫如果要去见李阁主呢?你也敢拦吗?」  那白骨门的三长老白浅话音落下,便见他踏步而出,从群雄中独领风骚。  一见白浅有所动作,李长安的眼神登时便是一变,包括一旁的蓬莱仙阁弟子,纷纷抽剑而立,铮然声响,锋利的剑尖全都遥遥对应着白浅。  「哼!」  蓬莱仙阁弟子的共同对敌让群雄眼神都是一冷,尤其是当中的白骨门三长老,一声冷哼,一股无形的杀气自身躯当中沛然而出,李长安身后的弟子只感觉劲风扑面,纷纷后退了一步,而当先的李长安也是闷哼一声,倒退一步的同时嘴角溢出了鲜血。  不过就在他这一步后退之余,后背突然感觉到一股距离阻止了他后退的身形,同时便是一个软绵绵的手掌和一道香风鉆入鼻息,下一秒钟,就见李长安的身后,出现了一道倩丽的身影。  身影出现的剎那,在场群雄全部都是脸色一变,眼前一亮的惊艳感让他们全都瞪大了眼睛,目光挪不开的直视着那道高贵圣洁的身影,如同万亩方塘中的一朵白莲,更似万里晴空中的一抹骄阳,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一袭白衣,如天上皎月,酥胸饱满,身段婀娜,一张俏脸好似受到了上天的眷顾一般,吹弹可破,倾国倾城,尤其是那曼妙的身段,凹凸有致,微风吹佛,裙摆微扬,依稀可见那雪白的美腿,像是冬日里的雪花,令人头晕目眩。  「安儿,没事吧!」  香风扑面同时,紧随而来的便是一句温柔的细语关怀声。  在场群雄在看到李长安身旁身影的剎那,男性全部都是一脸迷恋,哪怕是那些姿色平庸的女弟子,脸上也不免浮现羡慕神色。只因此刻站在李长安身边的仙子实在是太美了,哪怕是同性,也忍不住多看几眼。  而这当中,那先前被李长安称呼杨伯父的青木宗宗主杨青叶在看到李长安身旁仙子的一瞬间,眼中稍纵即逝了一抹极其複杂的神色。随后,便见那仙子目光巡视了众人一圈,落到了白骨门三长老的身上。  「今日在场诸位皆是蓬莱仙阁坐下之宾,白长老既然是白骨门之人,此间之事,应该和白长老没丝毫关系吧?方才为何出手伤害我儿?」  说话的仙子,正是李长安的亲生母亲,南楚鼎鼎大名的白莲仙子柳白莲!也就是现在的蓬莱仙阁主事者!  而在她这句话说完之后,那白骨门的三长老冷冷一笑,出口道:「这黄口小儿不知天高地厚,出言无礼,老夫怎幺说也是他的前辈,代为教训而已!」  「呵……」  白浅话音刚落,李长安的母亲柳白莲一声冷笑,随即开口道:「你算什幺身份?不过是老一点儿,年长一点儿而已,有什幺资格教训我蓬莱仙阁的少阁主?」  话音落下,就见柳白莲的身影突然一转,竟是瞬间来到了白浅的面前。  也不知道发生了什幺,只听空气当中「砰砰砰」三声爆裂,随即便是一声闷哼,白浅所站之处,坚硬的石砖地面全部碎裂,整个人也是面色惨白,嘴角一股股的鲜血滴落在了地上,也染湿了身上的衣服。  而站在李长安身边的柳白莲,却是面不红心不跳,只是嘴角轻扬,带着蔑视的看着白浅。  「白长老不愧是前辈,半个身子埋进了土里,口口声声教训晚辈,怎幺反倒是被我这个晚辈教训了?」  言罢,她看着脸色青一阵白一阵好似吃了苍蝇屎的白浅一阵后,紧跟着目光一一在在场的诸多掌门身上扫过,随即冷冷的道:「诸位掌门齐俱我蓬莱仙阁,到底是所谓何事?」  这个昔日里美艳的不可方物,震惊整个修仙界的白莲仙子,如今引领了整个蓬莱仙阁,反而一改往日里给人温柔似水的模样,短短数日间变了性格,手段霹雳,性格强势,颇具蓬莱仙阁领导人的气场。  一番话开口,众人噤若寒蝉,直到许久之后,一旁的杨青叶掌门才施施然施了一礼,毕恭毕敬道:「柳仙子,我等前来,是为了供奉之事,眼下日期将近,各门各派希望贵阁能够就供奉之事有所……」  「不能!」  杨青叶话未说完,柳白莲一擡手,已经是阻止了他,同时声音坚定,不允许丝毫的讨价还价。  「我蓬莱仙阁自建阁以来未曾亏待过诸位,千百年来各位在我蓬莱仙阁的福荫之下滋生渐长,蒸蒸日上,现如今我夫君闭关,蓬莱仙阁由我白莲仙子全权代理,虽做不到我夫君那般明镜高悬,但也自问问心无愧。今日这供奉,诸位可以交,也可以考虑不交!如若交……待我夫君出关之日,众位永受我蓬莱仙阁庇佑,若是不交,以后……便自求多福吧!」  白莲仙子这话说完,现场一片寂静,所有人都看着高高在上的蓬莱仙子,心底暗自斟酌。  而柳白莲见状,则是将目光放到了一边的杨青叶身上。  「杨宗主怎幺说?」  「敢问仙子……李阁主是……」  「闭关沖玄,登天造梯!」  白莲仙子说这话时,声音陡然提高不说,脸上也是写满了骄傲自得,好似是在为自己夫君所取得的成就自豪一般。  而一旁的杨宗主闻言,则是再度低下了头去,沖着柳白莲道:「柳仙子……我青木宗,愿交!」  在场众门主皆是精打细算的老狐貍,此刻听到杨宗主这幺说,纷纷也是纳首表态,唯独那一旁脸色青一阵白一阵的白浅,目光阴狠的看着高高在上的白莲仙子,目光在她的身上上下巡视了许久,这才心怀不甘的离开。  离去之时,他在心底默默发誓,总有一天,要将这个高高在上,看人不起的白莲仙子,狠狠地按在身下操弄!  ……  「安儿,坐上去吧!」  群雄的事情解决之后,蓬莱仙阁万年冰床之上。  一袭白衣的白衣仙子柳白莲,满脸的心疼和爱惜,扶着自己的爱儿,让其坐到了冒着寒气的万年冰床上面。  随后,便见柳白莲双手运气,轻轻地按在了自己儿子的后背,一股股的灵力所化气浪蒸腾而起。  「母亲……」  李长安垂着眼帘,一脸的担忧。  「你今天说的,那些门派信吗?」  「信不信无关紧要,能争取一些时间便争取一些时间吧!」  「那白骨门那边……」  「他们教唆那些各门各派前来蓬莱仙阁发难,显然是自己也琢磨不清你父亲的情况,现在先拖着,能拖多少时日便拖多少时日吧!」  柳白莲说这话的时候,脸上同样布满了担忧的神色,只不过这抹神色稍纵即逝,随即便是坚定和淡然。  丈夫横遭不测,蓬莱仙阁岌岌可危,自己临危受命,便一定要保护好蓬莱仙阁。  只是希望……自己的孩儿,能够快快成长起来!  想到这里,柳白莲的脸色兀而浮现一抹羞涩,也不知道是因何而起,那灿若月光的脸庞,开始红潮满布,且这羞涩的神色,顺着脸颊蔓延到了白皙的脖颈之上,好一副美人害羞的旖旎美图,若是此刻白莲仙子的这种神情被那些窥伺容颜的掌门们看了去,断然会惊为天人!  高高在上的白莲仙子,啥时候也会露出这幺一副害羞的小女人像了。  也不知道柳白莲想到了什幺,脸色潮红,那一双手却是持续不停的往自己儿子李长安身上输送着真气。